父亲的天堂 ——献给在天堂二周年的父亲
时间:2019年12月05日   作者:佚名   来源:本站原创   浏览次数:

60年代生人眼里的父亲)

 父亲年轻时,英俊洒脱,报考过空军;年老时,慈眉善目,和蔼可亲。父亲一生心态极好,没有一丝银发。

 

父亲的天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献给在天堂二周年的父亲

        王春丁

父亲有自己的天堂!

父亲的天堂离我们很近。近在咫尺之间,近在相思之中,近在月圆中秋,近在儿时回忆,近在白发眉梢,近在子孙满堂,近在昼夜星辰……

父亲天堂的路宽敞明亮。父亲选择天堂的日子是九,选择天堂的住地是九,我们居住的楼层也是九。大路通天堂,九九朝上走。

父亲选择天堂的日子是我生日的前一天。那天中午他怎么也不愿离去,还想多看望我们一眼,直到儿子中午放学回来,满眼泪水地告诉爷爷一定考入好大学,父亲才长嘘一口气,微笑着离我们而去……

父亲的离去,是我生平第一次体验到生命在我亲历中逝去,使我对生命,对生与死有了深刻的感悟。

父亲慈祥和蔼地选择了天堂。父亲临终舅舅专程从外地来看望,看见水晶棺中的父亲红光满面,没有些许悲伤或忧愁。父亲对家人善待,对子孙关心,对生活豁达,对未来向往。在去天堂的路上也一如既往。

看到父亲的坟茔,看到父亲的墓碑,看到父亲平凡伟大的一生,看到一位和蔼可爱的老人!

我们在这头,父亲在那头……

父亲的福气是父亲修来的,是母亲带来的,是儿女们孝敬的,是父亲的好友亲朋祈愿的。

父亲的根是深植于家族之中的,是我们氏族的骄傲,是我们事业兴旺发达的延续。

父亲的缘是一位慈眉善目老人的情份,是连接亲朋好友的丝带,是子孙们一辈子享用不尽的恩惠。

父亲的情是长生不老的,是千古不变的,是冥冥难忘的。父亲对我的牵挂,植根于我的生命,植根于我的血脉,植根于我的一生。

父亲小时候和奶奶在靖远。那时爷爷是甘肃很有名的秦腔演员。在武威、临夏经常演出,后又娶了一房作小。扔下奶奶和父亲在靖远以卖菜和担水卖水为生,生活甚为艰辛。就在那样的环境下,父亲以优异的成绩初中毕业了。

父亲14岁就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盐务缉私部队,和现今的武警差不多。父亲说那年他没有枪高。那年正是新中国成立。后来五十年代,父亲又报考了空军,到最后一轮被淘汰了。

父亲写一手好字,隶书、宋体、篆书都可以,还常常写日记。父亲的聪慧、勤奋、帅气赢得了母亲的心。

父亲一生很坎坷,但也不平淡。父亲一直从事基层行政管理工作。父亲曾立志做大事,在仕途上有一番作为,以一颗平常心善待任何人和事。父亲有我们五个兄妹。人常说,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。父亲尽享其乐。最偏向的仍是口齿伶俐的大妹妹。

父亲年轻时是单位有名的篮球健将。母亲说当年父亲经常在篮球场上厮杀,经常忘记吃饭。到后来,父亲又成为篮球场上的裁判。再后来成为名裁。没有他的裁量,篮球场上似乎少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我上大学时,父亲已显出一些苍老。那年大冬天,内蒙古呼和浩特的大雪加大风使父亲第一次领略到了塞外的寒冷。迄今为止,我仍然记得父亲从千里之外为我送来母亲亲手炸制的油果。父亲走后,我望着父亲略显苍老的背影,学中文的我一下子想起了朱自清的散文《背影》中的父亲……

父亲一辈子信奉的是天大的事他不管,全由母亲做主。子女上学、工作全由母亲操持,父亲每天只是看报看电视下象棋。有时候花几块钱,他却抠门得狠。老俩口早晨出去遛弯,有时母亲想吃点可口的东西,父亲要是说算了,母亲也就只好作罢。

父亲棋艺极高,在远近也是有名的。小时候我们放学回家,肚子饿得咕咕叫,但是父亲不到是无法开饭的。一趟又一趟去请,就是回不来。有时性起,象棋厮杀得昏天暗地,我们做小辈的只好先写作业后打牙祭了。

父亲疼爱孩子,但方法却是出其严厉。打骂孩子是经常的事。他有烦心事,得不到理解,有时就拿孩子撒气。现在我们也为人父母了,也终究能谅解父亲了。但父亲的严厉却始终铭记在我心里。

退休后的父亲,迷恋上了麻将,成为父亲娱乐生活中的又一趣事。父亲玩麻将,极认真,而且定制很多,尽是难为别人的。总是想方设法要赢,输了就不高兴。但往往是输多赢少,最后子女们又得把赢来的钱作为安慰返还于他。父亲老了,像孩子;父亲老了,确是老人。天伦之乐也许就是这样!

父亲特别关心孙子们。孙子们大了。上大学,中学、上小学一应俱有,但父亲疼爱孙子的表现方式却与别的老人不同。喜欢给孙子们攒钱,却舍不得花钱;喜欢叫母亲在家中做饭却舍不得让孙子们在饭馆吃饭。外出玩耍只要儿女掏钱破费父亲就高兴,要让他出钱肯定是不干的。但父亲对待唯一家孙可是舍得一切的。

父亲极爱古玩,常将玉石、洮砚玩于股掌之中。每收藏一方洮砚,父亲就写一首诗并赋予名称,置于柜阁之中。父亲有一桃型洮砚,石质上好,父亲一直视为爱物。父亲在九二年六月收藏盒中专作介绍,并亲笔题写留下名章,我已作永久的珍藏。“‘桃’ ‘洮’谐音同声,以‘桃’喻‘洮’。此砚造型新颖别致,构思生动奇特,雕刻朴实细腻,石质细润翠绿。砚盖绿波水纹中,映显一长嘴白鹭,游浮在绿波中,眼向侧视。使人爱不舍手,喜观常看。此砚为洮砚中多不常见的上品。”父亲还常去隍庙等处淘玉石送给儿孙们。尽管物件很小,但父亲的爱心由此可见。

父亲毕竟是父亲。父亲就是父亲。父亲高大、帅气、威严。像一座耸立的山峰,始终不可逾越……直到我为人之父,我才更加理解父亲,我才更加尊重父亲!

生命的天堂是人类生命归宿的另一个起点,整个人类的生命就有如一件一直在琢磨着的艺术创作。在父亲之前就早已有了开始,在父亲之后也不会停顿下来,而父亲的来临和存在都是这漫长的琢磨过程之中必不可少的一点,父亲的每一种努力都会留下深深的印记!

天堂有父亲的加入,人们肯定会享受着更多的乐趣!

 

初草于父亲二周年之际

定稿于9月23日

 


上一篇:《爷爷的狗狗》----王春丁
下一篇:散文诗——我叫马虎,我叫麻痹,我叫……